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正念關懷協會

我看見你的痛,但請勇敢給自己力量

作者:瑪莉蓮


我像學生時期參加聚會一樣,這天依然坐著冷板凳,同學們自顧自地聊天,我在旁邊專心的聽、想找一個話題切入點,突然感受到一雙關注的眼神、接著冷不防的收到一句很乾脆的問候:

「不好意思,我們參加正念課很久了,大家先互相問候一下,你是新老師吧?」

「是啊!」

「你會常來嗎?」

「……」我遲疑好一會兒,腦袋裡盤算從台北到嘉義可以到幾次?工作可以請幾次假?內心os還沒想完,他的下一句話已經接上:

「這樣問是因為習慣人來人往,但我會告訴你、我的故事…」他從視線的斜對角,朝我身邊走來。我還在惆悵中打轉,因為這句話在大學裡的幼幼社輔導也聽過幾次,第一次聽到,我選擇關上心門;第二次聽到,決定真心花時間陪伴,這次陪育幼院孩子到大學獨立;第三次就是今天,面對成年且有故事的人我能做到嗎?

「年輕的時候…」「你看起來才二十啊」他屁股剛挪好位置,噗哧笑出來:「老師你眼睛可能要檢查一下」我也笑了。

大男孩開始說他的故事…單親家庭的他,有個忙碌工作的媽媽,媽媽的辛苦他都看在眼裡,但他也不知道自己就是無法做到媽媽口中的乖孩子。一個機緣,他認識了一位大哥,大哥帶著他吃喝玩樂,大哥是他的偶像,會照顧弱小、很疼他…

說故事時的他,神采飛揚,應該是他意氣風發的時候。

「我快要離開這裡了,假釋」

「太棒了」我收到他的快樂分享。

「老師你真的話很少耶」

「不是我話少,是你要給我講話的空間啦,哈哈」

大男孩靦腆的說「對吼,以前大家都說我講話一連串。」他突然向後方使了個眼色「那是我媽」白髮蒼蒼、有點佝僂的身體「她本來很年輕的…她是我出獄後的生活目標…我想照顧的人」大男孩的眼神從調皮到平和,然後他突然迸出一句「我還是會去找大哥」 

「找大哥做什麼」

「告訴他我想做的事,不過這麼多年,也不知道還在不在老地方?」

「記得你想做的事就好」

        大男孩剛講完,另一位大男孩二號湊過來「老師老師,我們正念不是要練專注,我剛剛在旁邊有很專注地聽喔…」很可愛的大男孩二號,我的臉有點扭曲回說「是這樣練專注嗎?…也是啦,當下…」

「老師,我還會深呼吸」大男孩二號自己吸氣吐氣起來,我拍拍手比讚。舞台中響起集合的訊息,今天是正念家庭日,我們會圍坐成大圈分享,大男孩一號與二號準備動作,整個大廳搬椅子、聊天聲十分吵雜,我叫住一號「喂」我喉嚨已經堆積很多話想說、得快速說出來,男孩舉起手指比自己「我嗎?」

「對啊,記得把自己走穩走好,給自己力量…」我大聲說,他回敬了一個ok手勢。望著他與媽媽同行的背影,不知不覺中一張張椅子已逐漸排成圓形。

    五六十人圍成的大圈圈分享,加入了家人們與老師們的故事,有人傾吐、有人聆聽,有人歡喜、有人落淚,身為其中的一員,感受著大家的每一刻。

    每一個寶貴的生命,都在以自己的速度綻放著。成長總伴隨著疼痛,肌肉痛、心痛,肌肉痛可以擦藥,心痛就得自己感受著這份痛,然後勇敢給自己生長、面對困難的力量。這份人生習題,沒有標準答案,只有自己一次又一次的選擇與承擔。

    這一天探訪帶了許多故事回程,我把手放在心上,深深的吸氣、深深的吐氣,感受自己的心臟跳動著。今天的故事能承擔嗎?下次再訪是什麼時候?好多的問題先擱著,現在,我只知道感謝自己活著、感謝自己有能力付出,我要一步步走穩走好、活出自己想要的樣子。

61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